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昆仑玉博客---智者乐山 仁者乐水

镜头定格光的轨迹,文字发现心的光芒。一个好的摄影者是在用镜头说话,用影像表达思想

 
 
 

日志

 
 
关于我

在一处青藏高原海东市的小县城,为生活忙碌,挣钱不多,用相机采撷美的瞬间,收藏不少,用诗歌的语言记录灵感,兴奋点不低。欢迎博友批评留言。

影像:民族志书写的另一支笔  

2015-03-05 14:57:59|  分类: 民族民间文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影像:民族志书写的另一支笔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 发布日期:2015-03-05 

影像:民族志书写的另一支笔 - 昆仑玉 - 昆仑玉博客---智者乐山 仁者乐水
马良才摄影(民和)

 

张杰

  影视人类学是一门伴随影视技术而出现的新型交叉学科。影视技术诞生之初,人类学家便开始有意识地利用影视设备记录、展示、诠释文化现象。近年来,影视人类学逐渐摆脱作为人类学研究手段与工具的定位,在人类学文本研究之外确立了一套影像研究语言,呈现出不同于文本民族志而独立存在的人类学研究价值。

  影视方法成重要文化研究手段

  随着100多年前照相机和电影机的发明,它们很快被应用于人类学田野考察,成为田野考察和民族志书写的另外一支笔,并在当时出现了一批影响很大的作品。影视人类学由此产生。

  在中山大学媒介人类学研究中心主任邓启耀看来,作为最早与新媒体相结合的研究领域,影视人类学运用的是跨学科研究方法,现场参与观察、有细节有故事的叙述、有温度可直观的感知和传播,这都是民族志叙事十分看重的学术品质。

  “影视方法已发展成为一种重要的文化研究手段。”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影视人类学研究室主任庞涛认为,民族志方法作为民族学人类学的研究方法,其形态随着人类认知方式和手段的进步而不断发展。近年来,在文本民族志以外发展出影像民族志以及数字民族志等民族志形态,目的是更加完整深入地进行文化描述,以此更好地理解和解释人类社会。从这个角度讲,影视人类学的主要任务是影像民族志或人类学电影的撰写制作。

  “当今任何一个问题,如环境、卫生、福利、教育、安全等,往往不是一个专业即能给出有效方案的,而需要不同专业共同面对和治理。”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罗红光表示,面对上述问题,文化干预与科学干预应共同面对,文化与科学并行不悖。他举例说,当代影视人类学的标志性作品《虎日》完整、生动地表现了家族与成员、家规与做人、传统与现代之间的张力,其中也不乏给观众以隐喻、想象的对话空间,揭示了在艾滋病干预方面,自然科学领域尚无有效医疗手段的情况下,文化可以起到一定的干预作用。

  作品重艺术性而乏人类学思考

  伴随着影视技术的发展,特别是DV的出现,影视人类学式的工作方式成为人类学界的一种新趋向,由此影视人类学也呈现出蓬勃的发展态势。

  “在教学中,不少综合性高校以多种形式介绍影视人类学理论,并开展相关实践活动;在研究中,有些人类学学者开始尝试以影像作为自己的研究方式和撰写手段。”庞涛告诉记者。邓启耀也介绍说,近年来,人类学家、独立制作人、电视台、旅行者等,制作了大量风格各异的人类学或类人类学影视作品;一些影视人类学论著陆续出版;中国影视人类学家及其作品积极参与国际交流。

  尽管影视人类学取得了丰硕成果,但也面临不少问题。庞涛认为,相对于文本表达,影视手段是相当专业化技术化的方式,学者短时间内难以形成有效的表达能力。同时,影像民族志和人类学影片的作者群相对较小,完整的学术作品也较少,经典的人类学影片更是凤毛麟角,另外,受功利性等非学术因素影响,影视人类学学者在学术独立性和主体性上面临挑战,难免迷失方向。

  “影视人类学作品不是文学创作。在制作过程中,如果像文学创作那样‘我行我素’,便不能称之为影视民族志。民族志本身有严格的科学性,其具有可考证、可检验的属性,不能像电影那样凭想象、杜撰故事来表达文化和思想性。”在罗红光看来,目前大多数影视民族志强调艺术性,作品富于观赏性,但乏于人类学的思考,因而也称不上“影视民族志”。他认为,很多作品没有人类学意识,将影视制作视为文学创作,认为“影视民族志”就是影视与民族的简单相加,在表现手法上以纪录片美学和修辞为最高准则,平铺直叙的“白描”居多,生活主体的客观性与研究对象的客观性之间存在混乱。

  构建自己的表达理解评价体系

  一般认为,影视人类学与文化人类学在问题取向上是类似的,但影像表达与文本表达在认知与传递、探讨问题的方式和诉求上仍存在差异,表现在影视人类学追求更加新型有效的超文本表达,介入社会文化进程的现实努力等。那么作为一门学科,影视人类学应如何进一步发展完善?

  “学科逐渐成熟的标志是出现一定数量的经典人类学影片,并且形成知识的传承和流派。”庞涛认为,作为一门学科,影视人类学还相当年轻,构建理论体系需要几代人的积累和努力。因此,这就需要有一支稳定的科研队伍,坚持不懈地专注于这一事业。

  影视人类学不仅是一种方法或手段,它所反映的是科学的理性思维与实践层面的生活逻辑之间的关系。影视人类学的发展需要构建自己独立的学术人格以及表达、理解、评价体系。在罗红光看来,影视人类学作品应该集思想性、科学性、人民性于一体。“其一,影像民族志反对杜撰,有别于文学创作式的电影;其二,影视民族志讲究提炼对理解人类具有普遍意义的知识,这不同于现象层面‘白描’的纪录片;其三,影视民族志以人类学家的田野工作为基础,实现被拍摄对象主体性的表述,它不同于居高临下的宏大叙事,也不同于迎合消费群体的大众传媒。”

  “未来影视人类学的发展应该走出传统局限,拓展研究视野。”邓启耀举例道,在基础理论研究方面,视觉人类学可以和哲学、实验心理学、思维学、艺术学等进行交叉研究,如视觉认知、视觉思维、视觉心理及视觉表达研究等。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