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昆仑玉博客---智者乐山 仁者乐水

镜头定格光的轨迹,文字发现心的光芒。一个好的摄影者是在用镜头说话,用影像表达思想

 
 
 

日志

 
 
关于我

在一处青藏高原海东市的小县城,为生活忙碌,挣钱不多,用相机采撷美的瞬间,收藏不少,用诗歌的语言记录灵感,兴奋点不低。欢迎博友批评留言。

网易考拉推荐

“四光圈”摄影师专访 自然摄影是一趟极自私的个人旅程  

2017-01-09 14:13:03|  分类: 摄影师风采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光圈”摄影师专访 自然摄影是一趟极自私的个人旅程

2017-01-03 09:29:01 蜂鸟网 作者:刘念

风光摄影作为摄影爱好者最为熟悉的题材,常被不少专业摄影师所不屑。无论是风光糖水片还是安塞尔亚当斯的精神传承,风光照片总被诟病缺少社会性和没有明确表达。

“环球奇镜 四光圈摄影展”摄影师专访

  而2017新年伊始在上海环球金融中心举办的“环球奇镜 四光圈摄影展”则首次汇聚了海外8位华人风光摄影家的96幅风光摄影作品,这8位摄影家组成的“四光圈”摄影团体,首次为风光摄影发声。蜂鸟网也独家专访到了这8位享誉海内外的摄影师,首度探秘每张照片背后的故事。

这八位摄影师分别是:

段岳衡(Yueheng Duan):职业摄影师,80年初涉足影艺术创作,数十年倾心身边的影调和构成,成为一代摄影大师。

范朝亮(John Fan):物理学博士、放射医学专家、美国医学物理学会中西部主席,同时也是国际顶级摄影艺术画廊1x.com的编辑和策展人,及美国摄影协会和多次国际摄影大赛裁判。

胡亦鸣(云漫,Yiming Hu):电子工程博士、美国大学计算机专业终身教授、职业风光摄影师。

刘宇(阿刘,Victor Liu):加拿大籍职业风光摄影师,视觉艺术家和诗人,著有《狂人摄影日记》、《巅峰追光者》等畅销书,加拿大加华杰作摄影协会联合创始人兼荣誉主席。

徐梅(梦中画,Mei Xu):旅居美国科罗拉多州,盖蒂图库签约摄影师,作品在国际知名摄影竞赛中屡屡获奖,并被世界各地的众多企业,机构,私人购买收藏。

张焰(珞珈山,Yan Zhang):计算机专业博士、人工智能学教授,旅居澳大利亚的他酷爱自然和户外运动。

张志壮(北京张子,Jonathan Zhang):1991年从北京出国留学,旅居美国洛杉矶,在高通担任资深工程技术总监从事通讯芯片设计工作。

吴海辰(杰夫,Jeffrey Wu):加拿大摄影艺术协会成员、加拿大历史最悠久的摄影俱乐部Toronto Camera Club大师组成员,还是屈指可数的拥有国际摄影大赛裁判资格的华人摄影师之一。

蜂鸟网:本次“环球奇镜 四光圈摄影展”中,8位摄影师一共带来了96张风光摄影作品。每位摄影师能否选出其中一张自己最喜欢的的照片介绍一下呢?

“环球奇镜 四光圈摄影展”摄影师专访
段岳衡《小小白花》

段岳衡(Yueheng Duan):我觉得最有特点的一张照片是《小小白花》,2007年5月美国的约塞米蒂公园拍摄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当时一丝风没有,低照度使我决定使用慢速28秒的长曝光,使流动的小溪清水拉成丝绸般的特殊效果。画面线条流畅,简洁干净。

“环球奇镜 四光圈摄影展”摄影师专访
范朝亮《冰封的旅途》

范朝亮(John Fan):拍摄“冰封的旅途”这张照片的时候,遇到了极端的天气,全部通向灯塔的路都被冰所封冻,加上寒冷的天气也让拍摄变得格外艰难。不过最终克服了所有的困难所拍到的这张照片也是我最喜欢的一张。

“环球奇镜 四光圈摄影展”摄影师专访
胡亦鸣《魔界午夜》

胡亦鸣(云漫,Yiming Hu):如果只能选一张的话,我会选择《 魔界午夜》这幅作品。这是距今为止我个人前后期技术最复杂的一张作品。首先到达这里就非常不易,需要在乘直升机飞进山区后,背负60磅的背包,在乱石坡上跋涉8小时以上才能到达这个拍摄点。我总共用了16张f/2.8大光圈曝光,用来实现多张平均降噪、景深合成、曝光合成,以及上下拼图。这张照片采用的技术涵盖了当代风光摄影的几乎所有关键新技术,因此它是一个讲述如何把这些技巧综合起来在实践中应用的一个极好案例。

“环球奇镜 四光圈摄影展”摄影师专访
刘宇《大风歌》

刘宇(阿刘,Victor Liu):最有特点的一张照片是《大风歌》,这一次拍摄,我和6位学员遇到了罕见的极大风,雪花被卷起了巨大的浪潮,一波推一波地在冰面上横扫,我用快门记录下了这种动的瞬间。在前期创作这幅《大风歌》的时候,我花了好长时间来研究风速,因为此时的快门速度无论快慢都很难捕捉雪在冰面上行走的轨迹,所以我只能多次尝试,最后在这样一处冰泡稀少但冰面通透的地点,我最终捕捉到了雪行走的轨迹,同时日出精彩的天光也完美呈现。

“环球奇镜 四光圈摄影展”摄影师专访
徐梅《天外有天》

徐梅(梦中画,Mei Xu):“天外有天”是我拍摄到的最为奇特的自然景观。拍摄闪电很刺激,catch me if you can,有点斗智斗勇的意思,特别是在没有引发器的情况下。相机长曝扑捉到的色彩超乎肉眼,更奇妙的是云层上空的星轨是我回到家中在大屏幕上才看到的。这张片子是由在大约半小时内拍摄的十张片子合成而成,城市的光污染为此片增色。其实光污染有时候对星空拍摄不一定是坏事。

“环球奇镜 四光圈摄影展”摄影师专访
张焰《塔纳瑞卡火山》

张焰(珞珈山,Yan Zhang):这张照片拍摄与2015年7月,正值新西兰的冬天。那次我带着我女儿徒步到这座山的一个山中小屋之后,遭遇到一场山摇地动式的狂暴风雨的袭击,我们被困在小屋里达24小时之久。在7月4日凌晨3点,暴风雨之后,群山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我来到这个拍摄地点。这时天空中依然乱云飞渡,山中却异常宁静,一轮明月正徐徐升起,照亮了四周。我随即按下快门,拍下了这幅月光下的塔纳瑞卡火山。

“环球奇镜 四光圈摄影展”摄影师专访
张志壮《Los Torres Sunrise》

张志壮(北京张子,Jonathan Zhang): “Los Torres Sunrise”这张图片也算是得来不易。为了去看三塔的日出我们清早两点开始登山,最后一个多小时的步道基本是在雪地里攀爬,大家虽然都非常疲劳,但都顺利地在日出前到达了拍摄地点,三塔日出的美丽让一切辛苦和努力都觉得值得了。对于我来说,这张图片所包含的远远超过了相机所记录的这个瞬间,每次看到这张图片就会让我回想到整个登山的过程。

“环球奇镜 四光圈摄影展”摄影师专访
吴海辰《长空鹰战》

吴海辰(杰夫,Jeffrey Wu):摄于美国西雅图的这张“长空鹰战”应该是最代表我的拍摄的特点的一张片子。这张片子在下面的这支白头鹰升空去夺取猎物之前的一瞬间拍到,就留下了一个悬念:它最后抢走了那条鱼没有?谁最后赢了?这样的瞬间往往动物的表情也极具戏剧性,加上形式上构图的干净简洁,夕阳的光色也极美。这样的瞬间,就是野生动物摄影中的“决定性的瞬间”。

蜂鸟网:相比其他7位摄影师,您觉得自己的摄影有哪些更加鲜明的个人风格?

“环球奇镜 四光圈摄影展”摄影师专访
段岳衡在作品前留影

段岳衡(Yueheng Duan):相比另外7位摄影师,我是用黑白灰的视角来看彩色的景物 ,我觉得黑白的语言更加简练 ,视觉更加集中。

“环球奇镜 四光圈摄影展”摄影师专访
范朝亮在作品前留影

范朝亮(John Fan):我始终在寻找感动,在感动之中寻找大自然的韵律。在同一天里,我可能在拍摄大风光的同时,再拍摄小景,然后又拍摄野生动物。看似五花八门,其实我只是在寻找这种韵律,至于被摄是何物倒是并不重要。动物便是风光,小景也是风景。只要心有感动,便将它记录下来。即便是荒山野岭,我也希望找出其中的生命之韵。

“环球奇镜 四光圈摄影展”摄影师专访
胡亦鸣在作品前留影

胡亦鸣(云漫,Yiming Hu):我是一个客观冷静地大自然崇拜者。我镜头下的自然,场景宏大,气势辉煌,反映的是造化的杰作。画面里面几乎没有任何人类活动的痕迹。如果我偶然放一个人或帐篷进去的话,那个人或帐篷的比例一定是非常小的,是用来衬托环境的雄伟和沧桑。

“环球奇镜 四光圈摄影展”摄影师专访
刘宇在作品前留影

刘宇(阿刘,Victor Liu):我青睐用大广角捕捉空间感,配以壮丽的云霞渲染气氛,所以我的作品中出现很多的冷暖对比,孤独感,压抑的天空,匪夷所思的线条,强烈的的阳光照射等等,这些都带有极强的情绪表达。之所以喜欢这样的方式,多半是因为我自己的性格和经历,我对事物有很敏锐的感知,并热衷借物抒情,同时我自己还是一位诗人,写作和拍照都有一种表达内心的意味。

“环球奇镜 四光圈摄影展”摄影师专访
徐梅在作品前留影

徐梅(梦中画,Mei Xu):我的风格可能是地域上的吧,我的很多片子都是在科罗拉多拍的。超广,中长焦镜头都用,既重视前景的选择,也常用中长焦拍摄细节,或abstract一类的东西。

“环球奇镜 四光圈摄影展”摄影师专访
张焰在作品前留影

张焰(珞珈山,Yan Zhang):就我个人来说,我一向注重追求作品的边缘性(edging),希望自己的作品能艺术而真实地表现出大自然中那些特别空灵而神秘(ethereality and surreality)的一面。

“环球奇镜 四光圈摄影展”摄影师专访
张志壮在作品前留影

张志壮(北京张子,Jonathan Zhang):有摄友帮我总结过我的图片的特点,长曝、蓝调儿、小红人儿在跳,我觉得总结得挺准确的,我个人比较喜欢长曝光拍摄,比较有对比而比较欢快的色彩,也喜欢把人物加入到拍摄的场景中来突出自然界的宏大和给观者一种身临其境的带入感。

“环球奇镜 四光圈摄影展”摄影师专访
吴海辰在作品前留影

吴海辰(杰夫,Jeffrey Wu):我的特点是1.野生动物摄影中捕捉故事性最强的瞬间2.用黑白摄影来最大限度的传递作者主观想表达的情绪。

蜂鸟网:段老师的黑白风光照片让人印象深刻,相比彩色摄影为什么更多的选择黑白来表现风景?

“环球奇镜 四光圈摄影展”摄影师专访
段岳衡《加拿大的麦田》

段岳衡(Yueheng Duan):假设一天清晨,人们醒来睁大眼睛发现这个五彩缤纷的大千世界,一夜间竟然变成了一个单一色调的黑白世界,这的确是不可思议的事,然而我就是通过相机的镜头,用黑白灰的表现方式去观察这个彩色世界的景物。发明摄影术至今近两百年的历史,从黑白到彩色、彩色到黑白、黑白再到彩色....当前彩色摄影无论从胶片或数字影像,技术已经发展到一个相当高水平的时代,但我们仍旧被传统的黑白影像深深地吸引着,从过去到现在,从现在到将来.....

  我的衷情一片,是黑白的独特影调和艺术的魅力打动着我。黑白影像可滤掉杂乱无章,简练画面内容,让视觉更集中、更准确。

“环球奇镜 四光圈摄影展”摄影师专访
范朝亮《光之魂》

蜂鸟网:作为1x.com的评委,肯定接到过大量的投稿作品,相比国内的摄影比赛国外在比赛制度和作品的选择上有哪些异同呢?

范朝亮(John Fan): 我们对作品的评价都带有主观色彩,但是比赛制度设立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减少人为影响。国内目前摄影爱好者的数目遥居世界之首,但是具有创意的作品却与摄影者的数目不成比例。相对于国际一流作品,往往缺乏创新。不计其数的摄影热点因为一哄而上产生不计其数互相重复的摄影。但是一件作品之所以成为一件作品,绝不是因为它是件可以在流水线上组装而成的完美工业制品,而是摄影者创意的结晶。摄影,尤其是风光摄影,不是大群体的艺术。只有孤独,才有创意。

“环球奇镜 四光圈摄影展”摄影师专访
胡亦鸣《破晓(Northern Sunrise)》

蜂鸟网:在风光摄影上,普通发烧友和专业摄影师有哪些区别?要从发烧友成为专业风光摄影师,有什么门槛?

胡亦鸣(云漫,Yiming Hu):我觉得我们首先得明确一个概念。如果我们单看作品本身的话,职业风光摄影师的水平不一定就一定比业余爱好者高。不过职业风光摄影师有一个大部分业余爱者难以企及的优势,就是他们有更多的拍摄机会和更大的创作量。职业摄影师两个月的行程之满可能是多数普通业余爱好者很难想象的。不过我虽然忙碌,但从来没有觉得辛苦。相反,我非常满意这样充满挑战的人生。

“环球奇镜 四光圈摄影展”摄影师专访
刘宇《巅峰之上》

蜂鸟网:南极冰面近几年一直在融化,在扎营时您是如何选择扎营地点的?野外生存的这一星期您都经历了什么?会担心生命安危吗?

刘宇(阿刘,Victor Liu):南极冰面露营远没有想象的那么艰苦,应该说更多的是一种心理的挑战,我们当时遇到大暴风雪,所以露营点要选择在相对开阔,不会受山谷雪崩威胁的地方,但是暴风雪本身会让人产生压力,由于我有丰富的野外生存经验,所以这些对我来讲也不是问题,应该说只要一切按照规则去完成,生命不会受到威胁。

“环球奇镜 四光圈摄影展”摄影师专访
徐梅《树梨花》

蜂鸟网:作为4Aperture中唯一的女性摄影师,相比男性摄影师在外出创作的过程中有什么优势吗?

徐梅(梦中画,Mei Xu):没有。风光拍摄需要很多体力,我不会有性别上的优势,但我有地域上的优势,我住在科罗拉多,落基山下,那里有非常多的拍摄题材。

“环球奇镜 四光圈摄影展”摄影师专访
张焰《风雪黄山》

蜂鸟网:作为计算机科学家是否会对器材和设备有更严格的标准?

张焰(珞珈山,Yan Zhang): 我对摄影器材和设备倒是没有很特别的要求。但作为一个从事科学的人,我的确非常注重拍摄过程的精确性。从地点的确定,拍摄时机的掌握,到滤镜的使用等,我通常事先都会尽量做周密的考虑。不过,很多时候天气的突变往往很难预知,这时,平时的科学严谨的思维在拍摄现场的灵活应用就起到了关键作用。

“环球奇镜 四光圈摄影展”摄影师专访
张志壮《Reine Sunrise》

蜂鸟网:您微博介绍写到”不为摄影,只为旅行“,那么摄影对于旅行来说只是附属品吗?如果不让您带相机去旅行OK吗?

张志壮(北京张子,Jonathan Zhang):这句话其实是当时写挪威南部游记时的一种自我调侃。挪威以阴雨天多而著名,风景无限,但公路的设计很不适合摄影,很多时候都是感叹着美景却没有地方停车拍摄,所以有些时候真的会觉得太以摄影为目的了甚至真的会影响自己的情绪,所以我现在更希望能随遇而安,不那么去一味追求拍摄的结果,而是在拍摄的同时争取能更好地体会旅行各个方面的体验。当然,短时间之内我还不可能做到不带相机出去旅行,在旅行中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好的拍摄机会。

“环球奇镜 四光圈摄影展”摄影师专访
吴海辰《黄昏漫步》

蜂鸟网:是什么原因促使您想要研究降噪方法,从而制作出自己的”Jeff流程“呢?

吴海辰(杰夫,Jeffrey Wu):野生动物摄影有它的独特性,大多数野生动物最好的拍摄时机,是日出日落前后的半个小时,所以拍摄环境总是非常暗;同行的好多摄影师,看了ISO1600拍的片子之后,就放弃了,说不拍了,反正这画质也不能接受。但是我还是舍不得,所以我拼命拍了许多高ISO高噪点片子,当时我的想法是总有一天,科技发达了会有一种软件,轻易的把这些噪点去除。几年过去了,我一直在国外各个论坛里面,专门寻找了一大堆关于噪点控制的文章和讨论,结合我自己拍片的经验,慢慢摸索、反复实践,总结出来的这个工作流程。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