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昆仑玉博客---智者乐山 仁者乐水

镜头定格光的轨迹,文字发现心的光芒。一个好的摄影者是在用镜头说话,用影像表达思想

 
 
 

日志

 
 
关于我

在一处青藏高原海东市的小县城,为生活忙碌,挣钱不多,用相机采撷美的瞬间,收藏不少,用诗歌的语言记录灵感,兴奋点不低。欢迎博友批评留言。

网易考拉推荐

常见文字游戏:《红楼梦》中谁的飞花令玩儿得好  

2017-02-22 09:09:36|  分类: 诗人诗歌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常见文字游戏:《红楼梦》中谁的飞花令玩儿得好


2017年02月21日19:39   大洋网


飞花令在《红楼梦》中是经常出现的游戏

  最近的电视节目《中国诗词大会》火遍大江南北,又一次唤起了人们对中华传统诗词的关注和爱好,从文化角度而言,这是一件好事。中国古代诗词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一种精致演绎,好好读唐诗、宋词,对于升华自己的文化层次,乃至修养层次,都是一件很有益的事情。

  在这个节目当中,最惊心动魄、扣人心弦的,应该是“飞花令”这一环节。以一个字为引子,说出相关的古典诗词,对于一个人的诗词储备量、反应速度都是很大的考验,这是一个高门槛的文字游戏。我们今天不妨以《红楼梦》为例,说说这门古老而高雅的游戏。

  飞花令说到底是一种酒令

  “飞花”这个词,首先出现在唐朝诗人韩翃的《寒食》里,当中有这么一句“春城无处不飞花”,接下来,飞花慢慢地就有了传递、轮到之意,成了一种文字游戏。这首诗的作者也是以诗发达起来的,据说当年韩翃身为基层小官吏,很不得志,但是有一年,唐德宗忽然提拔韩翃为朝廷的驾部郎中。当时有两个韩翃,另一个是江淮刺史,大家都以为是那个当江淮刺史的韩翃要升官了,吏部在请示皇帝的时候,皇帝说:“就是那个写‘春城无处不飞花’的韩翃”,可见诗写得好,不只是提升情怀,做做文字游戏,还能改变职场命运。

  飞花令说到底是一种酒令,有高雅的,也有低俗的,低俗的且不论,高雅的在程序上,顺序上要求都很严格,例如以一个“月”字为引子,第一个引用的诗句为“月出惊山鸟”,“月”字出现在句子的第一个位置,那么,第二个引用诗句的,这个“月”字必须出现在第二个字,例如“明月几时有”,依次类推,第三个则是“今夜月明人尽望”,第四个则是“峨眉山月半轮秋”,第五个则是“小时不识月”,第六个则是“何处春江无月明”,第七个则是“今人不见古时月”。如果顺序错乱,就判为输,例如第五个接飞花令的人,说一句“青天有月来几时”,那此人就输了,得罚,因为“月”字出现在第四个字,与选手的出场顺序不符合。因此,《中国诗词大会》里的飞花令已经不算是很严格的了,只要选手能接上,就算成功。

  飞花令很普及,贾环薛蟠也能来两句

  飞花令还有一种玩法,游戏当中的关键词排在哪个位置,相应位置的那个人就得出来接招,例如《红楼梦》里第117回,贾宝玉的弟弟贾环和贾府的一帮公子哥在喝酒,忽然想来点高大上的,于是行酒令,开始行的是“月”字,贾蔷说了一句“飞羽觞而醉月”,这是李白《春夜宴桃李园序》里的,“月”字处于第六个字的位置,恰好是贾环的位置,于是贾环接招,贾蔷还提出附加条件,在对接的诗句里,除了接上月亮的场景,还得有一个“桂”字。贾环是个很龌龊的人,平日里“宿娼滥赌”,连贾政都觉得他远不如宝玉,然而,贾环还是有点水平的,马上接一句“冷露无声湿桂花”,这是唐朝王建写的,全句是“中庭地白树栖鸦,冷露无声湿桂花。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在谁家”,果然有“桂”字,而且也承接了月光的环境。贾蔷又说:“说个‘香’字”,贾环马上接一句“天香云外飘”,这是唐朝宋之问写的《灵隐寺》,全句是“鬼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也和月光有关系。看来,贾环也不是彻底的不学无术。

  另外还有一个薛蟠,此人比贾环更恶劣,不只是不学无术,还横行霸道,危害民间,然而,即使是这种货色,也偶尔参与飞花令之类的游戏。《红楼梦》第二十八回里,贾宝玉、冯紫英、薛蟠等一帮公子哥行酒令,其内容既有粗俗,也有文雅,既有背诵,也有原创。背诵方面,引用了诸如“鸡声茅店月”“悔教夫婿觅封侯”等。原创方面则粗俗不堪,例如“一个蚊子哼哼哼”“两个苍蝇嗡嗡嗡”等,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一向粗鄙的薛蟠居然来了一句“洞房花烛朝慵起”,令人大跌眼镜。曹雪芹怎么忽然在薛蟠身上写这么神来一笔呢?抛开故事的结构和伏线不说,其实也有它的合理性,因为在《红楼梦》产生的那个年代,诗词歌赋很普及,是民间游戏的一部分,薛蟠耳濡目染,忽然变成自己的能量,偶尔来个原创,也不必大惊小怪。

  贾府女性玩飞花令 比男性更有技术难度

  《红楼梦》一书很崇尚女性,说“女儿是水做的”,比男性纯洁,也比男性聪明,这在飞花令中也有一定体现。贾府的女性,不管是饱读诗书的林妹妹、宝姐姐,还是粗通文理的贾母、鸳鸯等人,在行酒令的时候,都很斯文典雅,从不语涉粗俗之事,听起来令人耳目一新,比书中的男性世界更多一份清新,多一份纯粹。而男性世界里的贾宝玉,尽管他算是封建社会大家族里的一股清流,然而他在和公子哥们交流时,也不能免俗,道一些粗鄙低下之语。

  女性世界则不然,首先,荣国府里的姐姐妹妹乃至老祖宗们,对飞花令这游戏的态度还是挺严肃的,在组织上给予重视,飞花令最著名的就是“击鼓传花”,请人蒙着眼睛击鼓,然后众人传花,鼓声一停,花在谁手里,谁就得饮酒,而且接上一句诗词,这个游戏要有监督人和裁判。在贾府的女性世界里,鸳鸯经常作为监督者,她很重视自己的这份工作,面对贾母、王熙凤这样的权力人物,她也敢高声宣布:这个飞花令的监督人就跟将军似的,不管高低尊卑,都得听我的号令。而对于鸳鸯的这番话,无论何人,都认真地听从了,认真地执行了。当然了,大家听一个丫环的,那是因为她是老祖宗的丫环,只有她当令官,才知道老祖宗会些啥。

  再说内容,确实不算粗俗,至少不下流。例如《红楼梦》第108回,为给薛宝钗庆贺生日,大伙行酒令。用的是掷骰子的方式,薛姨妈随便一投掷,是四个幺,鸳鸯马上根据数字说了一个历史典故“商山四皓”,说的是秦汉时期四位有名的隐者,都是高寿之人,曾劝刘邦不要更换太子。如果换在现在,估计会说一个“四大天王”。既然是老人,那么就轮到贾母等人,贾母就来了一句宋朝程颢的“将谓偷闲学少年”,说我老,我偏偏要学少年。接下李纹掷的是二,于是有了“二士入桃源”,引申到宋朝谢枋得的“寻得桃源好避秦”。再接下来,随着骰子花色的不同,引申出了宋朝杨万里的“闲看儿童捉柳花”,都是《千家诗》里的句子,虽然不高深,但还算高雅,不辱没斯文。也由此可见《千家诗》在《红楼梦》的成书年代,影响力很大。

  而难度最大的当数第六十二回的射覆活动。所谓射覆,就是一方将一句诗词或者经典名言藏起来,另一方猜,射就是猜的意思。这既要求有丰富的经典储备,又要求有丰富的想象力,知识层次一般,反应速度迟缓的人是玩不起的。

  薛宝琴首先提问,她在盖子下藏了一句诗,叫香菱猜,当然也给对方香菱提示了一个线索:“老”。香菱虽然读书不算少,脑瓜子也算灵活,然而难度太大,一下子猜不出来。史湘云看到门上贴了一个“红香圃”,一下子灵光大开,将“老”和“圃”结合起来,就是孔子跟弟子樊迟说的“吾不如老圃”,意思是我在种地方面不如老农,这是《论语》里的。紧接着,史湘云发挥跳跃性思维,由“老”字跳到“圃”字,然后又从“圃”跳到“药”字,或许就想到了一句含有“药圃”的诗,到底是哪句诗,曹雪芹没有给答案,估计唐朝杨夔的“药圃寻花鹤伴行”是答案之一。于是,史湘云提示香菱,说一个“药”字,结果被林黛玉逮住,说她舞弊,被扎扎实实罚了一大杯酒。

  这个游戏是全书当中难度最高的,没有这个水平,玩不起,也看不懂。

  文字游戏有啥用?不用想得太多

  飞花令之类的文字游戏,上不了大雅之堂,纯粹为消遣而已,跟现在的脑筋急转弯有类似之处,然而就文化层次而言,比脑筋急转弯高得多。对于飞花令,以及《中国诗词大会》,也有一定的争议,本人且不做定论,然而,人在读书工作之余,免不了要有点游戏,能够以中华传统优秀的诗词为游戏内容,通过飞花令等方式重新温习学过的知识,或者开拓文化视野,也未尝不是一件有益于文化建设的好事,至于其他的,不要想得太多了,能读书,能读好书好诗,毕竟是件好事。(刘黎平)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