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昆仑玉博客---智者乐山 仁者乐水

镜头定格光的轨迹,文字发现心的光芒。一个好的摄影者是在用镜头说话,用影像表达思想

 
 
 

日志

 
 
关于我

在一处青藏高原海东市的小县城,为生活忙碌,挣钱不多,用相机采撷美的瞬间,收藏不少,用诗歌的语言记录灵感,兴奋点不低。欢迎博友批评留言。

网易考拉推荐

花儿与口弦:千年流淌的心曲  

2017-02-24 15:53:36|  分类: 民族民间文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儿与口弦:千年流淌的心曲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孟繁勇/文 金建辉/图

 

安宇歌在弹拨口弦。

 

赵福朝拉着他的羊皮独弦琴,唱起花儿《下四川》。

 

安宇歌向我们展示她的金属制口弦。

 

各式各样的口弦。

 

一些回族妇女不仅会弹拨口弦,还会制作口弦。

 

  花儿是流传于我国西北地区的山歌,曲调高亢悠扬,歌词淳朴清新;口弦是回族妇女喜爱的小型弹拨乐器,有《廊檐滴水》《骆驼铃》《珍珠倒卷帘》等“口弦令”,用口弦弹奏出的曲调悦耳动听。

  唱花儿、玩口弦,这些千年流淌的心曲,构筑了当地人的精神家园。

  花儿本是心上的歌

  花儿传承人赵福朝的家,在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西夏区兴泾镇热闹的集市里。每逢有集,市场里便会涌入很多人和车辆,我们几经周折才到达市场门口,赵福朝远远地向我们迎来。我们一路寒暄,进了他的家门。此行我们有幸了解了花儿,并听到了赵福朝唱的花儿。

  花儿,又称少年、话儿,是宁甘青地区的回、汉等民族广泛传唱的一种高腔山歌。在回族人心里,认为“花儿本是心上的歌,不唱是由不得自家”。花儿多为独唱或对唱形式,演唱者即兴编词,声调高亢,因此它被称为“西北之魂”。许多人听着听着就爱上了花儿。

  赵福朝11岁时开始接触花儿,那时他正上小学,放了暑假就去给生产队放羊。队里有几个50多岁的老汉,其中有一个会唱花儿,他最喜欢唱《在山上见了一个梅花鹿》,歌词为:“上山刚见了一个梅花鹿,下山的时候见了一个野狐狸。娘家里围了一个亲姑舅,婆家里围了一个姐夫。树栽在渠沿儿上,树叶叶落在水上。好看的是在眼睛上,老实人是在脸上。”曲调优美,引人驻足欣赏。

  小小年纪的赵福朝,那会儿还不知道放羊老汉唱的就是花儿,只是觉得好听。但他发现只要一靠近该老汉,人家就不唱了。于是,等放羊老汉再唱的时候,他就在旁边静静地听,慢慢地就学会了。

  直至1966年,有一回赵福朝在唱花儿的时候,有人突然告诉他:“你以后不能唱这个曲子了。”赵福朝问为什么?对方说:“你唱的这个叫花儿,里面都是些男男女女的事情,不健康,所以不能唱。”

  尽管赵福朝被严令禁止唱花儿,但禁得了明面禁不了心里。有时候他想唱花儿了,还是会找个没有人的地方偷偷地唱花儿。1976年之后,没有人再管花儿能不能唱了,广播里也会播放一些花儿。他听到了非常兴奋,这意味着他又可以唱花儿了,再也不会有人因此斥责他了。

  笔者问赵福朝,唱了这么多年,最喜欢的花儿是什么?他脑袋一偏,嘴一咧,脱口而出:“《阿哥的肉》”(注:在花儿里,肉意为聪明,就象身体上的肉一样,把身上的肉割掉一块,就心疼。宁夏地区将此曲调叫作《阿哥的肉》,甘肃地区叫《三令》,青海地区叫《直令》,曲调大致相同,唯有唱词各不相同。)

  说着说着,赵福朝随口就唱了起来:“拔了麦子拔胡麻,手疼着怎么拔下呢?有心给干妹子接上两把,就害怕外旁人笑话。辣子调上蒜拌上,面片子稠稠地捞上。有心和干妹子拉上两句,就害怕外旁人笑话。”

  赵福朝连续唱了几首花儿,笔者发现曲调大致相同,经了解,这正是回族花儿的调式风格。起句时多以商音居主位,连续上行四度跳进最高音,然后迂回下行以徵音结束。此外,商调式、角调式、羽调式等调式风格的花儿独具特色。而花儿的歌词也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常用比兴的形式,以上下两句构成一个段落,上句起于比兴,下句点题,四句体结构的上下两句一起一承,三四句点题引申,唱词或含蓄或俏皮,大多表现男女之情。

  和赵福朝聊天,他聊着聊着就即兴唱起花儿,面带笑意,身体自如轻晃,神态自若,旁若无人。赵福朝在讲述他的故事和在演唱花儿时,神态完全是不一样的。笔者问他为何如此,他想了一想,说:“唱花儿就是自娱自乐,高兴了就唱两嗓子,会更高兴;不开心时也吼两嗓子,就不再愁了。我觉得这是一种情绪的表达。”

  因对花儿的喜爱,赵福朝平时就注意收集花儿的曲调及歌词。退休后,他有了大量的时间,便经常和其他花儿歌手一起交流,因此接触到了甘肃庄浪、河洲,宁夏固原、泾源、西吉、海源等地的花儿歌手,听到了不同风格的花儿。赵福朝将听来的歌词记在本子上,仅笔记本就用了8本之多。但赵福朝有时也感慨,现在会唱花儿的人是越来越少了。

  花儿基本上是靠口耳相传。上个世纪80年代,宁夏能够演唱20首花儿的约有5000人,至2015年,能够演唱花儿的仅有600多人。宁夏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靳宗伟告诉笔者说:“宁夏花儿的口耳相传方式,我们叫小群体或叫个人传承。宁夏地区的花儿传承,逐渐从个人化的口耳相传转为群体性传承。我们在乡间建立传承点,以传承人为核心,只要是愿意学花儿的人,都可以来学。”

  2010年,赵福朝被评为宁夏回族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花儿代表性传承人。之后,有许多花儿爱好者慕名与他交流。赵福朝说:“我从11岁开始学唱花儿,唱了50多年。我就是喜欢它,觉得唱起来舒坦。有花儿相伴,这一辈子才活得自在。”

  神秘的口弦

  花儿之外,在银川还有一种神秘的回族民乐乐器——口弦,它掌心可握,常在回族妇女间相传。口弦,古称“簧”,《诗经》中便有“并坐鼓簧”“吹笙鼓簧”句,可见其流传年代久远。

  据说,悲伤时弹口弦可以让人眼泪哗哗地流,高兴时弹口弦也可让人意气风发。有些回族女性之间,甚至可以用口弦沟通。

  安宇歌是宁夏回族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口弦代表性传承人,她从母亲那里接触到口弦。母亲告诉她:“一定要记住,口弦在弹的时候,口弦的边框一定不能用牙齿去咬;另外,口弦一定要放在唇齿之间,上下牙齿要靠在口弦的上下边框,中间要留有一定缝隙,否则口弦不会出声。”

  安宇歌拿出一个口弦随意弹拨,果然听不见声音,而当她把口弦放在嘴唇之间时,苍凉之声流泻而出。笔者对此十分不解,她说:“之所以叫口弦,是以演奏者的口腔作为共鸣器,在簧振动时,随口腔的大小变化突出某些泛音,从而构成旋律。也就是说,口弦只有放在嘴里才会出声。可以说,口腔赋予了口弦生命,是人赋予了口弦灵魂。”

  至今,安宇歌还记得她从母亲那里学到的第一首口弦曲《廊檐滴水》。这首曲的由来,是因宁夏南部山区非常缺水,当地人往往靠天吃水,要下雨时,大家将家里能接水的东西都放到檐下接水。雨至水滴,深浅不一,声调自然形成一种乐感。

  回族口弦有两种,即竹制口弦与金属制口弦。安宇歌为我们表演这首曲子,拿出一支铁制金属口弦。她手指弹拨间,节奏时急时缓,有时音长,有时音短,确如碎雨落下。

  值得一提的是,口弦弹奏,必须通过口腔的开合与呼吸的强弱来调节各种音调,控制音调及音量便成为口弦弹奏的关键。舌头后移,口腔空间留大,向内吸气所发出的声音低沉;舌头往前移,口腔空间留小,向外呼气将口腔内的声音送去,声音便会高亢。其中难就难在谁也看不见口腔内的变化,而气流的变化,全凭自己去悟。安宇歌说:“气流相差一毫米,声音也会发生变化。”

  弹口弦的指法更有讲究,其轻重、频率不同,便会产生不同的音效。弹口弦的指法有正弹、反弹、轮指等指法,随着指法变化,气流便由缓至急。尤其是节奏快时,口弦声音如小狗喘气,堪称一绝。

  28岁时,安宇歌开始对弹口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她说:“可能是人经历得多了,这时候再来弹口弦,会发出原始的天籁之音,用它来抒发心里的感情。所有乐器都是声音往外走的,唯独口弦的第一个声音是演奏者自己先听到的,可以说这是一种非常神秘的感觉。”

  笔者听安宇歌的口弦演奏,不知何因,总觉得伤悲,遂将这个感觉告诉安宇歌,她笑着解释说:“口弦演奏者的心情确实可以通过旋律传递出去。比如在伤心的时候,通过气流和口腔的变化,模仿人泣音,可以将这种伤心的感觉带给听者;而在高兴之时,气流向前推,口腔收小,会使口弦的声音有跳跃感,带给听者愉悦的感觉。”

  安宇歌介绍,口弦都是纯手工制作的,最难制作的部分是能发音的中簧。制作中簧时,选取原料须是圆形钢丝,先要将其砸扁,两边是尖的,整个簧的距离由宽到窄,窄的部位向上折弯成钩,留两公分长度,再折一小钩。并且,中簧需高温淬火,这是一个难度极高的环节,全凭手感。如簧不淬火便会弹性不好,淬过了头则一弹就碎,淬不到位会导致弹拨口弦时所发的声音不佳。从某种程度上讲,用口弦弹奏的音乐之所以引人侧耳,关键就在这根中簧上。

  口弦声起,我闭目倾听,犹如夜深人静之时,在水岸山边,将人带入到一种境界里去……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