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昆仑玉博客---智者乐山 仁者乐水

镜头定格光的轨迹,文字发现心的光芒。一个好的摄影者是在用镜头说话,用影像表达思想

 
 
 

日志

 
 
关于我

在一处青藏高原海东市的小县城,为生活忙碌,挣钱不多,用相机采撷美的瞬间,收藏不少,用诗歌的语言记录灵感,兴奋点不低。欢迎博友批评留言。

网易考拉推荐

谭克修:谈谈杨黎 | 凤凰诗刊  

2017-10-17 08:47:54|  分类: 诗人诗歌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谭克修:谈谈杨黎 | 凤凰诗刊

 

来源:谭克修博客 作者:谭克修

 

杨黎,男,1962年8月3日生于成都。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写作,曾与万夏、于坚、李亚伟、韩东等开创第三代诗歌运动,是这个运动的发言人和主要代表诗人之一。本世纪开始,与韩东、何小竹、乌青、王敏、吉木狼格等创办橡皮先锋文学网,是废话写作的理论阐述者和写作实验者。

▌?谭克修

北岛、多多、杨炼们的朦胧诗里,词充满了象征和隐喻意义,词和物之间不再有过去那种透明的必然性关系,词和物的相似性断裂了。这可以和福柯所说的古典时代的“认识型”对表:物除了成为自己所是的一切以外,不再成为其他任何东西;词不再是物的标记,而是沉睡在布满灰尘的书本中。能指和所指处于一种对立的关系中,语言不再是世界的相似物,而要把世界揽入怀中。这让受到维特根斯坦、索绪尔的语言哲学,福柯的知识考古学,罗兰巴特的零度写作等思想影响的部分第三代诗人不满意,以杨黎为首的“非非主义”,以韩东、于坚为首的“他们”,认为汉语诗歌应该有更先进的语言观,提出“诗从语言开始”“诗到语言为止”“拒绝隐喻”等现代语言诗学主张,想让语言去掉此前的表象功能,专注于自身的存在性表演。

杨黎的“废话诗”,走得最为极端。诗完全放弃了“言志”“缘情”,不再和任何现实世界或文学观念相关联,诗就是语言的自我呈现。他把汉语诗歌的敞口,从延续了数千年的内容事实,彻底向语言事实转移。语言取代现实,成为废话诗唯一的宗教。有人认为这是无效的实验,甚至不客气地说是“语言游戏”。杨黎也为此承担了当代诗“口水化”的主要罪责。今天,对第三代代表诗人的认识,杨黎身上依然存在着极大分歧,在我看来,倒是好事情。因为对多数第三代诗人而言,分歧越来越小,往往意味着他已经成为过去式。他过去被高估的写作,他提供的那些属于当代诗在1.0版本阶段的好诗,在2.0版本阶段的今天,已经不再有效。如果他也没有在诗学建设上提供有效的经验,对他的认识确实已经不需要有太多分歧了。这种共识,虽然正在越来越多的行家之间形成,但很少有人公开谈论,所以并不影响他现在还能以大诗人自居,充当各种场合的重要角色。

杨黎身上聚集的分歧,说明他的写作,或他的废话理论,当前还在产生作用。比如废话诗的后起之秀乌青,比杨黎走得更为极端,也被批得更狠,但他能在最没有诗意的地方,靠出色的语感,就生出微妙的诗意来。在当代诗里,语感本身成为诗歌内容,也是废话诗能在过去三十年里持续保有生命力的原因。但语感,牵涉到心理、情感等各方面的经验,可划归神秘事物范畴。那微妙语感的传递,与其他诗性经验的传递相比,对拥有不同声音的读者之接收系统而言,信号更不稳定。而读者对语感的接收能力,完全依靠自己的感悟力,甚至无法由别人教育、转述。语感信号容易在传播中丢失,也基本无法建立有效的批评话语体系。靠语 感写作,多数时候只能是自说自话。

杨黎早期的非非主义诗歌,是一种带有纯诗性质的语言诗。把诗完全当成语言材料的组织,对语义刻意抽空,使他三十年前的作品,现在依然有着某种迷人气息。当年的杨黎,应该是带着理想主义来写诗的,语言尽量要抽空其现实意义,让诗成为能指被无限放大的话语编织物。他或许想做到福柯描述的那样:“词既不能拥有声音,也不能具有对话者,在那里,词所要讲述的只是自身。”但这样的工作,我把它视为缪斯女神对杨黎进行的无休止的惩罚,类似于诸神对西西弗斯的惩罚。无论西西弗斯多少次把巨石推上山顶,巨石依然会在重力的作用下滚下来。这是一项极具悲剧意味的工作。意义与语言的关系,就像重力与石头的关系。只要在地球上,没有人能把重力从石头里清除,杨黎也不可能把意义从语言里清除,意义是语言的自然属性。所以,世界上并没有真正的废话诗。意义可以来自于主体或现实世界,也可以来自于语言自身的生长,来自于语言对主客体的误解或遗忘。成熟的诗,意义藏在语言中,像游走在浑水里的鱼,固然难以捉住它,但能看到它在游动。某些当代诗,虽然呈现出废话诗的某些特点,但这废话,也能使诗性意义处于某种敞开状态,游走在它自身的澄明中。

废话诗完全抽空了诗歌的意义和深度,把诗歌视为自足的语言结构,拒绝解释。这种完全排除外部评论,将语言视为唯一现实的写作可能吗?有谁能真正写出不夹带意义的语言结构?这让我想起了法国“新小说”派主将罗伯·格里耶,他被罗兰·巴特视为小说界的哥白尼,成为后者阐释“零度写作”观念的样本作家。巴特称格里耶开创的是一种无厚度无深度的风格,创作的是一种表层的文本结构——“表面小说”。尽管早期的格里耶对巴特给自己小说贴的“物化”标签颇为受用,因为这个带有实验艺术色彩的标签,能让自己可读性并不强的小说被人们广为谈论。后来,他的“物化”小说被指控把法国小说带入了死胡同时,决定不再买巴特的账,说巴特“在我身上发现那种不是我的,而是他自己的理论”。曾经反对比喻语言的他,在一次访谈中却坦然承认:“我批判了隐喻,与此同时,我写了《嫉妒》,而这本书却是我对隐喻文体的称颂。”

杨黎的写作,似乎也有类似的变化。他早期的诗,必须要求无意义,现在的诗,他对诗歌有无意义已经无所谓。借用杨黎的诗题《打炮》说一句,虽然无意义的废话写作算是他自己约的炮,如果真不想打了,未必需要含着泪把炮打完。很多大诗人,都是在不断修正自己对诗的理解,以抵达新的高度,成就自己的。虽然当年的杨黎,年纪轻轻就闪亮登场,迎来了自己的高潮,但我不认为,对一个天赋很高,也对诗歌一直保持着热情的诗人来说,有那一次高潮体验就足够了。何况,杨黎现在依然有旺盛的体力,几乎每天都能写诗。对他目前写的《远飞》系列,我主要当作行为艺术来看。他或许想用张口就来,极度松弛的分行行为,对另一些过于煞有介事的写作进行嘲讽吧。杨黎是一个好玩的人。

最后说句题外话。就是当代诗这个主流的坛子,如果说还亏欠什么人的话,我想到的第一个名字是杨黎。或是他们对他的误解太深吧,发出去那么多奖项,居然没发过一个给他。就算我并不认可杨黎的废话理论,就算杨黎的废话理论要纠偏,甚至出现被后人完全否定的极端情况,谈论杨黎的价值,也要站在触及当代诗某些本质问题的高度来谈,他毕竟用自己的写作和理论,涉及到当代诗的走向问题,也产生过实际影响。现在看来,诗歌要进行完全意义上的语言学转向,在西方也受到质疑。第三代之后的部分诗人,进行了相应调校,他们重新思考诗歌与生命、语言和世界的关系,他们将诗歌写作视为一次语言行动,又不满足让诗停留于将语言视为绝对之物的层面。但无论如何,这些对新诗的现代性改造工作,与第三代的“非非”“他们”等将汉语新诗与西方语言哲学进行重新对表的努力分不开。而某些著名的流行诗人,到现在为止,真正能明白自己在写什么的有几人?那些娘娘腔似的悲悯情怀,遍地的怀乡病,矫饰的小资情调,变着花样的修辞练习,是不是还在现代性的皮毛上挠着小痒痒?

2017,9,29

 


 

▌?杨黎诗选

 

《寂寞》

 

下午两点

彭先春问我

今天的诗呢

我说还没

诗啊,那是

寂寞的事

这几天放假

我陪小朵

游走在江南

诗写得晚

 

 

《u》

 

多元包括

不许多元吗

我坚决反对

不许吃

猪肉

但我坚决反对

吃狗肉

 

 

《远飞466》

 

我对小朵说

我又梦见我爸了

她说,早让你

给他烧点纸

哪里嘛,我解释

我就是梦见

我给他烧了纸

他才来责怪我

别太浪费了

其实他说他那里

什么都有

 

 

《思考录:下午,我看见好多老人站在归云堂巷的校门口,他们在等一群群孩子从里面跑出来。特朗普和普京,我突然觉得夕阳西下,世界并不在天涯》

 

宗教的错误

在于用宗教的有限性

干预人类生活的

现实意义

哲学的错误在于用

哲学的纯粹性

歧视人类的具体以及偶然

而诗歌的错误

那是认为诗歌是修辞的

修辞是人类的

所以忘了人类是暂时的

女神才是我们的目标

 

 

《老虎》

 

今天早晨,见一朋友微信圈,给动物照镜子,写了这首——

为一只老虎树立一面镜子

就树立在一条山路旁边

一只老虎刚从山岩上下来

它一拐弯就看见这只镜中虎

惊诧与愤怒,当然这是

我们树立镜子的人这样认为

而老虎,它站在镜子前.

几乎站了漫长的一次核试验

有风从旁边吹来(带响)

它的身体和镜子里的身体

都一起感到:故,它转身走了

 

 

《远飞487》

 

昨天下午在归云堂巷

我看见一个女人

骑着一辆很小的电动摩托

前面载着一个

未满10岁的小女孩

后面还载着一个

白发苍苍的老太太

她们正在往

归云堂外杂乱的世界行驶

我看着

简直不敢说

 

 

《论颜值的

重要性、绝对性和唯一性》

 

上帝选择了

好多种样式

才选中了人的样子

而按人的要求

长得好的话

就自然是重要的

绝对的

和唯一的

 

 

《三弄》

 

恒伊在河边等船

被一渔家女

看出他是笛王恒伊

就走到他身边

请他为自己吹一曲

恒伊拿出笛子

为这个不认识的渔家女

吹了一曲《梅花三弄》

曲吹完,船刚好到

他跳上后随船而去

 

 

《今天的诗有点怪

因为骑自行车的节奏

和走路的不一样》

 

三皇五帝可以

只是一个传说

但开国之君

他妈生他的时候

必须梦见电闪

雷鸣:如果没有梦见

他必须大声喊出

王侯将相

凭什么就不能是我

只是一个传说

雷鸣:如果没有梦见

 

 

《为大》

 

没有我们

哪来的祖先

祖先,他

必须感谢我

是我们活着

才让他们曾经

活得有了

真正的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